您好,欢迎访问新城区中小微企业公共服务平台!
图片加载失败 投融资讯

电商“二选一”潜规则挑战电子商务法

格兰仕赶在“618”之前“叫板”天猫,3天连发了7封声明、2个视频……

  法治周末记者 于伟力

  “618”电商年中大促销已经过去一个多月的时间了,其间爆发的格兰仕被迫“二选一”的问题到现在依旧没有最终结果。截至发稿前,在天猫首页搜索“格兰仕”,结果显示888件相关商品,首页也都是格兰仕的商品。但第一排依然没有“格兰仕官方旗舰店”任何商品,但如果对比搜索其他品牌,例如,海尔,差别很明显,第一排商品基本都有海尔相应品牌旗舰店内商品展示。

  格兰仕怒斥电商平台“二选一”

  这场“二选一”风波因为格兰仕的声明而愈演愈烈。不久前,格兰仕通过官方微博发布题为《关于格兰仕在天猫平台出现搜索异常的声明》,称:“自2019年5月28日格兰仕拜访拼多多以来,格兰仕在天猫平台的搜索端陆续出现异常,导致正常销售遭遇严重影响。”

  在随后的几天内,格兰仕又先后6次在官方微博上“隔空”喊话天猫平台,表示“天猫业务层不作为”,并将矛头直指电商平台“二选一”行业潜规则。接着《别玩阴的》《格兰仕消失了吗》《请天猫高层站出来说话》等系列极具话题性的声明标题,也推动了整个事件不断发酵。

  7月2日,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鑫海威信息中心撰写发布《电商法落地半年,格兰仕控诉天猫“二选一”传播分析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中指出:电商平台“二选一”潜规则大行其道,是对施行近半年的电子商务法的挞伐,而近期开展的“网剑行动”也势必对电子商务法起到有效的科普,对维护该法的权威具有正面意义。

  上述一连串事件起到了连锁反应:一方面引起社会各界对电商平台“二选一”潜规则的热议,另一方面该潜规则对品牌商家、消费者产生的不利影响,再度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法治周末记者获悉,近年来,每当“双十一”“618”“年货节”等电商平台促销活动来临时,网上曝出的“二选一”相关报道屡见不鲜。对一些品牌商家而言,电商平台“二选一”潜规则,让他们多年以来感到十分“头痛”。

  2017年,“双十一”前夕,太平鸟、江南布衣、韩都衣舍等44家行业知名服饰品牌,陆续关闭了在京东平台上的旗舰店。他们给出的理由大多为“战略调整”或“业务调整”。不过巧合的是,近期,撤出京东的部分品牌商家相继公布了在天猫平台上签署的独家合作协议。

  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近年来,电商“二选一”的案例不胜枚举。但出于种种顾虑,面对这一潜规则,大部分品牌商家往往“敢怒而不敢言”。而此次格兰仕敢于频频“隔空喊话天猫平台”,把自己推向风口浪尖,实属罕见。

  “二选一”影响了正常商业经营

  业界普遍认为,在这场风波中,格兰仕忍无可忍,有底气采取“自杀式”攻击,一方面由于其相关店铺超20万台产品库存积压。格兰仕企划部负责人曾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天猫平台的搜索异常给格兰仕造成了巨额的损失;另一方面,与行业整体大环境的变化有关。随着互联网技术的不断发展,品牌商家触及消费者的渠道越来越多,品牌方也未必愿意长久对电商平台“低三下四”。

  而电商“二选一”给品牌商家造成了多方面的负面影响。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指出,对品牌商家而言,电商“二选一”潜规则,既限制了其交易自由,又限制了其拓展新销售渠道,还影响了其正常的商业经营。

  在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赵虎看来,很多品牌商家利用不同电商平台的流量优势,在多家平台上开设店铺,投入了不菲的成本。电商“二选一”潜规则,会给这些品牌商家造成财产方面的损失。

  电商“二选一”的潜规则,不仅影响品牌商家的销售业绩、渠道选择,还全方位压制其发展。此外,受访专家同时还提到,该潜规则对消费者产生的不利影响也很大。

  赵虎提出,消费者享有自主选择商品或服务的权利,很多消费者在网购时,对于相同的商品会通过不同的电商平台,进行价格服务等方面的对比,电商“二选一”潜规则,客观上会影响消费者在网络购物时的对比选择权。

  他进一步分析,该潜规则还会影响我国电商行业的自由竞争秩序,不利于电商行业的良性发展。“当这种不正当竞争,像击鼓传花一样蔓延时,则会导致经济环境的恶化。”

  北京市雷腾律师事务所律师李艳玲赞同上述观点,并补充道,从长期来看,倘若电商“二选一”潜规则继续发展,势必会造成强者更强、弱者更弱的局面,使一些弱势平台不堪重负,消失在电商领域。“一旦强势平台更有话语权,电商市场失去竞争这一润滑剂,最终将不利于电商事业的发展。”

  有关这一问题,《报告》中也明确指出:电商平台采取“二选一”的套路,不得不让品牌商家与厂商做出妥协。最终可能导致供应链底端的实体经济,以及消费者利益受损,甚至还会对市场的健康有序发展造成不良影响。

  《报告》还提到,此次格兰仕公然喊话天猫事件,也是对所有品牌商家的警示。倘若品牌商家过于依赖电商平台的单一渠道,势必将会沦为“为电商打工的群体”。

  “某种意义上讲,强势平台采取‘二选一’的措施,对其本身会有一定的‘反噬’。赵占领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短期内“二选一”可以限制,甚至锁定平台的商家资源,避免商家流失到竞争对手的平台上。但长期看,这种举措不仅损害了商家利益,不利于消费者的福祉,还破坏了正常市场竞争秩序。不但可能被监管部门处罚,还可能遭商家、消费者所唾弃。

  电商平台违规可纳入失信名单

  4月初,网红店主赵大喜在微博发布文章《请停止你们的盗窃行为!》,并称,拼多多“大喜服饰旗舰店”店铺信息及货品均为“假冒”。当晚,署名为“PDD乐福”的拼多多“小二”微博回应称:“平台垄断下竞争的残酷性,使得品牌商家们的生意越来越艰难,我们理解你的身不由己。”

  该“小二”还披露疑似其他平台,强制要求品牌商家关闭拼多多店铺的截图:“除了你和已经下掉的戴尔、Lee…下一拨被强制‘二选一’的还包括十月结晶、荷兰乳牛、GXG等几千个品牌拥有人,他们即将面临和你一样的痛楚。”

  值得注意的是,不少类似上述的“二选一”事件,往往都变成了“罗生门”,而后又悄无声息地无疾而终。

  有业内人士认为,究其原因一方面如《报告》中所言,处于弱势地位的商家,往往囿于平台的强势地位不敢发声;另一方面,电商平台“二选一”潜规则很难被取证。

  据有关媒体调查,目前,电商平台依靠“二选一”制度,简单粗暴地强制企业关店的类似行为基本消失,但平台依然可以通过限流、屏蔽关键词、下架、锁库等手段,让商家在平台上的曝光率降低,从而迫使品牌“二选一”。此种手段更软性、更隐蔽,完全由平台一手操控,不易被外界察觉。

  那么,电商“二选一”潜规则能否有效解决?在“格兰仕隔空喊话天猫平台”事件发生不久后,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改委、工信部等8部门便联合印发通知,将于6月至11月联合展开“2019网络市场监管”专项行动。此通知也被业内广泛解读为官方对格兰仕公开抨击天猫平台“二选一”潜规则的回应。

  赵占领认为,在电子商务法已经实施的情况下,市场监管部门应当及时依法制止电商平台“二选一”潜规则,维护商家与其他电商平台的合法权益,维护正常的市场竞争秩序。他还强调,商家除了隔空喊话,还可以向市场监管部门举报,要求监管部门依法查处。

  李艳玲则提出两方面建议:一方面,相关部门应当畅通投诉通道,完善投诉机制,让企业不需要采取媒体喊话的方式就能解决问题;另一方面,相关部门可将违规电子商务平台纳入失信名单。

  “近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网站发布了关于《严重违法失信名单管理办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其中已将电子商务相关违规情形,纳入了可列入失信名单的情形。”李艳玲指出。

  李艳玲还建议,弱势电商平台可以有效运用法律武器,保护自身合法权益。此外,平台还应当从其“衣食父母”的角度出发,为商家与消费者带来实实在在的便利、实惠。对自身服务质量的持续提升,将催生一批深受商家、消费者喜爱的平台,电商行业也有可能迎来进行重新洗牌。

  “弱势电商平台要开大门、走大路。”赵虎强调,弱势电商平台在提升平台服务的基础上,不能排斥任何可能商家的入驻。同时,还要提升消费者在平台购物的信任感。


新城区中小微企业公共服务平台 蒙ICP备15000254号
您是第【 324206 】位访问者
图片加载失败
图片加载失败
  • 姓名:
  • 身份证号:
  • 手机号:
  • 验证码:
  • 注册

已有账号?

图片加载失败
  • 企业名称:
  • 营业执照号:
  • 法人姓名:
  • 法人手机号:
  • 验证码:
  • 注册

已有账号?